塔尕门户网站 > 文化 > 从魏晋六朝的人物品藻中得到的启示

从魏晋六朝的人物品藻中得到的启示

2019-11-12 16:03:31   
于是这些年我常有一种想法:既然早期人物画作难以得见,我们是否可以从魏晋六朝的人物品藻中得到一些启示?魏晋风度、建安风骨、六朝风流,中国人物画高峰期的这些“人物”,都是率真洒脱、纵情放达、狂放不羁,越名

■宋徽宗的《听秦图》

■高世民(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)

在中国画的三个分支中,人物画是最早成熟的,也是最早达到顶峰的。唐代以后,山水、花鸟繁盛,但人物画逐渐衰落。人物画的复兴是在20世纪。随着中国进入现代社会,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,人物画又回到了中国画舞台的中心。

1961年4月,潘天寿先生在全国文科教科书会议上说:“中国的原始人物画在唐朝以后逐渐衰落。我们必须振兴它。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代,为了反映蓬勃而蓬蓬勃勃的现实生活,更好地为人民服务,人物画也必须高度发展,这是毋庸置疑的……”

以我们的浙派人物画为典型,20世纪的中国画不再仅仅是关于帝王将相或民俗,而是关于有尊严、有感情的人。画家们希望展示的是新中国的氛围和新时代的时尚,正如潘天寿先生不仅画了梅、兰、竹、菊,还画了深谷中的山花和野生植物。对象与主题的不同创造了一种全新的与写实造型相匹配的笔墨技法,在国美前辈的作品中达到了顶峰。

我们知道早期绘画理论中的核心概念都是关于人物画,然后逐渐指的是各种绘画。通过绘画理论中的这些评价概念,我们认为中国人物画曾经是一门非常微妙的精神艺术,但是,除了少数古卷和近年出土的一些壁画之外,我们几乎看不到早期人物画。然而,毕竟我们知道顾恺之曾经说过,画人物:“挥五弦容易,回香港难。”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人物和画家追求的是什么样的境界。然而,几千年过去了,我们很难找到一幅能与这个领域相媲美的画。就我所见,只有唐力的《蔡伟图》和宋徽宗的《秦婷图》等几幅画面能模糊地反映顾恺之所说的。这么多年来,我经常有一个想法:既然早期人物的画很难看到,我们能从魏晋六朝人物身上得到一些启示吗?

《世说新语容止》中有很多关于人物精神和情绪的精彩描述:魏明帝让他的弟弟毛和夏侯玄坐在一起,人们说“简佳倚玉树”。当时,人们的眼睛是“夏侯光耀如日月,厉安国弱如玉山”

这也是“玉山的倒塌”,但在嵇康的地方却意味着别的东西——“姬叔也是一个晚上的人。如果岩石是孤立和松散的,它将是独立的。如果俄罗斯喝醉了,它就会崩溃。”因为嵇康有七英尺八英寸长,而且“非常优雅”,他的观众叹了口气说,“肖骁·苏素,明亮而清晰,清晰而清晰...苏素·苏弱如松,高挑温柔如铅。”还有王羲之,当时有人说他“像浮云一样飘动,像龙一样出击”。对于这样的图像仍然有很多评论,比如“宣萱像早晨升起的云朵”和“卓像春天的柳树”。除了美女之外,还有丑人的精彩形象,比如“刘玲有六英尺长,丑陋破旧,悠闲粗心,文明骨骼”。

正是由于对人物的微妙而深刻的品味,顾恺之的裴叔叔画《有益于脸颊三毛》和《溪谷画谢有玉》才具有传奇色彩。九百年后,赵孟頫又写了《谢有邱宇和图》,把他的野心寄托在邱禾而不是与顾恺之完全不同的人物沈峰身上。

魏晋风、建安风和六朝的浪漫风。中国人物画高峰期的这些“人物”都是直截了当、无拘无束、无拘无束的。他们更以教学闻名,也更自然。这种情感和境界,我认为,应该有助于今天写意人物画的创作。因为所谓的“写意”毕竟不仅仅是一个笔墨和风格的问题,超越了工笔与意笔之间的肉皮之争,我们可以从魏晋六朝时期的人体对象中获得一种“非图像视觉体验”。我相信这将使今天的画家对人及其内在和精神本质产生新的兴趣。

几年前,我告诉我们学校基础造型系的同学:你掌握形状的能力很强。你可以画非常像他们的模型,即使你的墨水很好,但它不是一幅“肖像”——如果我们称伦勃朗的自画像为“肖像”,这幅“肖像”将揭示心灵的秘密、生活的故事和一个人的精神世界。此外,你可以画一个人,但不能画一个家庭。你可以画房子,但不能画村庄。什么不能画?它是一个人的生活、社会关系、幸福或痛苦、艰难和渴望、生活的前因后果、欢乐和悲伤...

11选5下注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

上一篇:国庆黄金周旅游,期盼文明环保成为一种习惯
下一篇:国务院印发《关于调整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管理目录加强事中事后监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uranialtda.com 塔尕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